欧洲国家联合研发的高性能作战飞机,空战中要

  23日,美国海军第七舰队司令约瑟夫·奥库安被摘去乌纱帽,以“严肃军纪”。奥库安中将罢黜被免最直接的原因是:今年1月以来第七舰队接连4次大型战舰被“撞破头”或搁浅,加上发生多起疑似官兵落海失踪,以及多起战机毁伤事件。

  出品:科普中国军事科技前沿

  出品:科普中国

  出品:科普中国

  图片 1

  作者:文风(资深科技媒体人)

  作者:王明志 军事专家

  作者:矛隼工作室

  除撤将、换人、处分外,美海军还宣布在全球范围内所有舰机暂停行动,希冀在一周左右时间内能排除隐患。

  监制:光明网科普事业部

  策划:金 赫

  监制:光明网科普事业部

  尽管眼下美国海军并未披露造成连串事故的“官方原因”,一些媒体已在找各种客观理由,如战舰数量少,以致“疲劳驾驶”,甚至有不负责任的媒体还称“遭到中国网络攻击所致”。但是,稍有理性的人不难看出问题真正在哪里。

  2018年4月,美国联合英国和法国对叙利亚实施了精准军事打击。据美国媒体报道,美国主要使用的是“战斧”巡航导弹,还有B-1B超音速远程轰炸机,而英国主要是派出了部署在塞浦路斯阿克罗蒂里基地的“狂风”战斗轰炸机,4架“狂风”战斗机发射了8枚“风暴阴影”空地导弹,此前,阿克罗蒂里基地的“狂风”式战斗轰炸机曾经参与过打击“伊斯兰国”极端组织的军事行动;而法国主要是“阵风”和“幻影”-2000战机发射了“风暴阴影”空地导弹,数量为9枚。

  监制:光明网科普事业部

  众所周知的是,国际太空站已经太老了。这个从上个世纪开始建设,足足有几百吨重,十几层楼高的庞然大物,将在不久的未来退役。一方面,是因为国际太空站的核心舱段所经历史过于久远,其中一部分已经老化或者无法满足需求;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国际太空站太贵了。

  一是美舰管理松懈、麻痹大意。这几次事故大多发生在凌晨,正是绝大多数人睡意正浓、最为困乏的时段,舰上的值更官兵自然不例外;如果舰上管理到位,就应强调越在此时就越应保持高度警惕,认真瞭望观察,但美国海军高级军官却称,像“麦凯恩”号这样驱逐舰在值夜班时,往往会安排22到24岁的年轻军官。年轻军官原本就爱犯困,且经验少,如果责任心和警惕性不强,再缺乏有经验且年长军官严加督查,难免会出问题。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二是海区航行状况及水文气象条件不佳。无论是横须贺港,还是新加坡港,特别是新加坡港附近海区航行条件并不理想。众所周知,新加坡海峡现每年过往船舶多达八九万艘,即平均每天航经二三百艘船舶,如此繁忙的航道,高密度的船舶数量,尤其是一些大型与超大型油轮和货轮,遇上诸如“阿利·伯克”级这样八九千吨的战舰,很容易将其湮没忽视;加之新加坡附近最窄航道仅宽2.5千米,且当天海浪达1.5米高,如此众多的不利因素凑集在一起,又成为发生事故的不利因素。

  “狂风”战机 图片来自网络

  空战是个神秘而又令人心动的对抗活动,它离我们绝大多数人的生活既远又近。说它远,是因为进入21世纪以来,战争大多是实力悬殊的非对称战争,鲜见成规模的空战;说它近,是因为人们对好莱坞的空战主题片《壮志凌云》仍然记忆犹新,帅气的汤姆•克鲁斯饰演的海军战斗机飞行员激发了年轻一代的飞行梦和空战激情。不过,现实生活中,要想成为像汤姆•克鲁斯那样的战斗机飞行员绝非易事,要想在空战中歼灭敌机那更是难上加难。

  图为国际太空站(来源:NASA)

  全球最现代化的美国海军,战舰上无疑装有各种高新技术装备,通过各种水道安全应是毫无悬念的,可偏偏屡栽跟头。这充分说明,再先进的武器装备也必须由人来掌握。

  “狂风”战机是英国、德国和意大利等共同投资发展的双座、双发变后掠翼超音速战斗机,由英国、德国和意大利联合组成了帕那维亚飞机公司研制和生产,现主要有两种类型:对地攻击型(IDS)和防空型(ADV)。

  第一次世界大战时,空战刚刚走上战争舞台,头号空战王牌属于德国,里希特霍芬的战绩是80架,比位居第二的协约国头号空战王牌保罗•丰克的战绩多了8架。第二次世界大战时,争夺制空权的空战规模空前,头号空战王牌仍属德国,埃里希•哈特曼的战绩居然达到352架。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空战进入了喷气时代;20世纪50年代后期开始,空战武器发展迅速,战斗机陆续配装红外制导空空导弹,攻击距离从航炮时代小于1千米,一下拓展到数千米,并在装备机载火控雷达后,将半主动雷达制导空空导弹的攻击距离扩大到20~30千米。目前,主动雷达制导空空导弹的攻击距离可达80余千米,红外成像近距格斗导弹的攻击距离可达20千米……。

  作为一个凝聚着多个国家技术合作的结晶,国际太空站总计花费了超过一千亿美元——这甚至超过了中国如此多年以来的总航天经费。而这样的经费让美国政府有点撑不住了,近日,特朗普表示将考虑终止国际太空站的经费供应,并将资金提供给火星计划和深空之门空间站。

  当然,诸如“宙斯盾”系统并非全时开通运行的,因为它将消耗大量动力资源,严重影响航程;同时其探测低空和海面目标能力不足,尤其是港区近岸附近,由于距离上的多重折叠效应,会明显增强对海杂波抑制效应,因此进入港湾附近海域通常并不使用相控阵雷达,更多依仗瞭望员认真细致及指挥官正确指挥。

  狂风IDS战斗轰炸机和狂风ADV防空战斗机的装备使欧洲国家第一次拥有了可以和美国相似的战术空中打击力量,也使欧洲国家在很大程度上摆脱了对美国空军战术电子战机的依赖。

  然而,从越南战争结束直到现在,就没有再产生过一名王牌飞行员。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当然是多方面的:首先,空战呈现出体系对抗的特征,空战体系不够完善的一方基本上就会放弃以空战相抗衡的选项。伊拉克与美国的对抗、利比亚与北约的对抗均属这种情况。伊拉克为了保全空军的实力,空军飞机冒险逃窜到了伊朗,或者把飞机埋在沙漠中,这种奉行“避战为上”原则的空军在战争中根本不会有什么作为。第二,进攻一方一般采用突然袭击的战法将对手的空军压制在地面,这种方法夺取制空权的时间短、效益高,也使空战的规模小了很多,产生王牌的概率自然也就低得多。第三,现代战斗机的对抗措施越来越强,避免被截获和摆脱攻击的机会越来越多。

  根据媒体报道,国际太空站将于2024年停止运行,在此之后,国际太空站就会因为没有动力系统并因空气阻力而逐渐降低轨道,最终坠入大气层。

  但窃以为,美舰事故频发的最根本原因恐怕还在于其强烈持久的“霸权心态”,似乎世界所有海域、航道、港口等都在自家院舍,可来去自由,他国舰船都要对其礼让三分;即便发生事故,“山姆大叔”都无所谓,以为都能搞定。如此心态,不出事才怪!

  狂风战机是受冷战中军事对峙的产物,欧洲国家在20世纪60年代末开始将作战思想由全面核战争的“大规模报复”战略,改变为以常规武器为主,核武器为后盾的“灵活反应”战略,对具备纵深打击能力的高性能战术攻击机的需求最为迫切,而且西欧国家经过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发展,经济和技术都已经从战后的一片废墟上得到了基本恢复,需要在美国之外发展自己的空中打击力量。

  美国有一名倍受推崇的战斗机飞行员,名叫约翰•博伊德,虽然没有王牌飞行员的战绩,但他对空战的贡献不亚于王牌飞行员。博伊德将空战的过程概括为四个阶段:观察—判断—决策—行动。观察,就是要率先发现敌机。判断,就是要在发现空中敌机的情况下,确定空中的态势对自己是有利还是不利。决策,就是做出攻击还是脱离的决定;如果是攻击,就要决定攻击哪一批或哪一架飞机;如果是脱离,就要决定向哪个方向脱离。行动,就是长僚机协同配合,通过机动和火力运用,消灭敌机。显然,要击落空中飞机,飞行员必须完美连贯地完成以上四个阶段,但在空战中要做到这一点已经越来越困难了。

  很多的人或许认为从此之后,中国空间站将会成为唯一的太空站,但其实不是,那是因为美俄已经准备好了新的空间站计划——深空之门国际月球轨道空间站。

  近年来,中国海军力量取得长足发展。随着国家利益的进一步拓展及海上运输线安全畅通的保障需要,中国海军舰艇也日渐增多地出现在世界各大相关海域,也必然要更多地进入他国相关的港口、基地。如何做到“常在河边走就是不湿鞋”,是摆在我们面前一个不可回避的必答题。

  刚开始,英国、德国、加拿大、荷兰、比利时和意大利6国联合,在1968年7月17日开始了多用途战斗机的发展论证。因为在作要求上存在的分歧,加拿大、荷兰和比利时陆续退出了发展计划,剩下的英国、德国和意大利政府在1969年3月26日,确定了由英航宇、德国宇航和意大利阿莱尼亚飞机公司共同组成了帕那维亚飞机公司,用以专门进行多用途战斗机的研发工作,英航宇和德国宇航各占42.5%,意大利阿莱尼亚飞机公司负责余下的15%,为多用途战斗机项目发展组成的帕那维亚飞机公司在1969年5月初开始进行了初始方案论证。

图片 5

图片 6

  我们没有美国“霸权心态”,即便将来强大了仍将保持“强而不霸”的理念;我们战舰也将继续建立合理的制度,采取严格的管理,实施有效的措施。特别是在进入密集繁忙的他国港区时,一定要有高度的警惕性和责任心,充分发挥高新技术的保障作用,注重对水文气象条件的实时观察、掌握和运用。可以想见,今后中国海军必将以威武之师、文明之师、优良之师的形象永远展示在世人面前!

  按照对地攻击为主要任务在1970年7月开始设计的多用途战斗机最终发展成为了著名的狂风IDS战斗轰炸机。在狂风IDS研制基本完成之后,英国空军又在狂风IDS基础上独立研制了以防空拦截为主要任务的狂风ADV。

  图1 成为空战王牌的途径唯有练、练、练

  图为深空之门空间站轨道对接的想象图(来源:NASA)

  狂风IDS战斗轰炸机在1976年3月10号开始进行批生产准备,第一架批生产型飞机在1979年7月首飞,1980年生产型开始交付服役使用。

  首先,隐蔽攻击空中目标的难度增大了。国外的空战历史大数据分析显示,在全部被击落的飞机中,75%~80%是在没有察觉的情况下被击的,15%因察觉过晚、来不及摆脱而被击落,剩余才是在察觉后并进行交战情况下被击落。这意味着隐蔽突然是空战制胜的关键,但目前做到这一点相当难。空中预警机和地面雷达可以在300~400千米外发现空中目标,战斗机机载雷达也能在150~200千米外发现目标。战场空间已经相当透明,一举一动都在掌控之中,空战已经很难达成完全的突然性。

  深空之门月球轨道空间站将位于三十多万公里外的月球轨道上,而其除了肩负国际太空站的几乎所有任务之外,还要更多的涉及到小行星和月球的探索。

  狂风战斗轰炸机的对地攻击型是基本型,装备了英国、德国、意大利及沙特,主要任务是对地攻击,同时兼顾侦察、空战和电子对抗等任务,共生产 736 架。

  其次,电子战系统告警能力增强,飞行员能及时感知威胁、规避攻击。现在战斗机配装的雷达告警接收机可感知敌机火控雷达的工作状态和大致方向,提示当前所处的威胁等级;紫外告警接收机可感知导弹的尾焰,提示当前导弹的来袭方向。飞行员据此可以最大过载向导弹来袭方向机动,迫使导弹在跟踪过程中损耗能量,创造出摆脱导弹攻击的条件。

  在本世纪,对于小行星的探索、撞击、采样返回任务非常受各国航天机构的关注。而NASA的引力牵引机方案正是在月球轨道研究小行星的计划。

  狂风战斗轰炸机的典型火力配置是1门机炮和6枚空对空导弹,包括4枚“天空闪光”中距导弹和2枚“响尾蛇”导弹。“狂风”FMK3机翼下增加了两个挂载“响尾蛇”的挂点,使挂载的导弹数量增加到8枚。

图片 7

  引力牵引机方案是使用小型飞船接近小行星,随后开始自转来获得广义相对论的空间效应,产生引力拖拽小行星的计划。NASA计划以此捕获一个超小型小行星并将其移动至月球轨道,随后依靠深空之门空间站对其展开研究,不过这一计划由于经费问题实质上可能已经下马。

  狂风战斗轰炸机的标准作战剖面是飞机起飞后以巡航高度飞行到前线,随后在低空以接近音速的高速飞行突破防空系统的拦截,当攻击完成后再以低空返回到安全位置后拉起返航,能以 60 米高度超低空突防。

  图2 F-35战斗机进行空空导弹发射训练

  深空之门还将让人类重返月球表面,由于其距离月球极近,而月球引力又极小,可以很方便的完成月球表面的探索任务。无论是NASA的引力牵引机还是月球着陆采样返回,都可以帮助人类更深入的了解外星体的结构组成。

  低空突防机动战术明显的降低了被对方传感器发现的概率和减少了飞机在防空系统中暴露的时间,显著的增加攻击机的战场生存能力的同时,也使攻击机更加依赖传感器探测目标并降低机载导弹武器的有效射程。

  第三,电子战系统可以破坏敌机的稳定跟踪与制导。空空导弹要准确攻击空中目标,需要精确测定目标的距离、相对高度和相对方位,这些参数通常由雷达测定并提供给飞机的火控计算机,由后者计算出攻击弹道。但通达电子战手段可以压制雷达的工作,或使其获取虚假的目标运动状态参数,从而破坏导弹的稳定跟踪与制导,使导弹无法击中目标。

  位于月球轨道的深空之门空间站面领着很大的建设问题。众所周知的是,人类上次登月是使用着号称有史以来最强的土星五号运载火箭,而现在将运抵月球轨道的深空之门舱段并不比登月组合体的体积要小。

  在海湾战争中,英国、意大利及沙特空军共有 86 架“狂风”战斗机参加了战斗,主要用于对伊拉克机场及纵子弹药对机场的破坏效果超过激光制导炸弹。战争期间,“狂风”共出动了 2400 架次,炸毁了伊拉克 35 个大型机场和 60 个小型机场。在突击机场时,通常是超低空进入,先后投下装有炸弹和延时地雷的 JP233 反跑道子母弹。在战争初期由于实施低空投弹,被伊拉克密集的防空火力击落 8 架。

图片 8

  目前的运载火箭中最大的是重型猎鹰火箭,但是让其运送一个二十吨的舱段进入月球轨道仍然显得有些费力。

  “狂风”战机也参加了科索沃战争,英国、意大利和德国三国共派遣 48 架“狂风”参战,主要对南联盟机场等重要地面目标实施空袭。

  图3 空空导弹的实战表现远逊于靶场

  最终解决这一方案的是SLS太空发射系统,这将是一个体型堪比土星五号的超级重型火箭。其由NASA带头研制,其由两个固态助推器和三台RS-25主发动机组成一级火箭,这几乎全都是航天飞机的遗产技术。初期版本的载人SLS太空发射系统运力只有七十到一百吨。但是后期的货运型SLS太空发射系统的运力可以达到一百三十吨,甚至有报道称其达到165吨。这代表着SLS将彻底超过土星五号,成为人类历史上运力最强的运载火箭。

  第四,导弹在战场上的击毁率远远低于靶场上的击毁率。战场上的不确定性永远是你无法预知的,即使最好的导弹也有不尽如人意的一面。美国的AIM-7中距弹在研发时是世界上最好的半主动雷达制导空空导弹,研制阶段取得了高达0.8~0.9的击毁率,而在作战试验评估中,加入对抗的因素后它的击毁率便下降至0.5~0.6,而在越南空战的实战中,它的实际击毁率低得只有0.08~0.1。AIM-120主动雷达制导的中距弹在试验中取得的击毁率是0.85,而在科索沃战争中实战击毁率只有0.38。就在近期的叙利亚战场上,美国用F/A-18E战斗机攻击与其存在代差的苏-22战斗机,最先发射的世界最先进的AIM-9X格斗弹就根本没有进入制导状态,飞行员随后补充发射AIM-120中距弹才将目标击毁。靶场击毁率和战场击毁率存在这么大的差异,就是因为在实际的战场上存在着事关生死存亡的对抗,这一点是在靶场上永远无法实现的,这才是在空战中击落飞机非常困难的重要原因。

图片 9

  所以,在战斗机越来越先进的情况下,未来空战的对抗性将持续增大,空战结果的不确定性也会越来越大。不要说二战头号王牌哈特曼所取得击落352架敌机的战绩可能空前绝后,就是一战头号王牌里希特霍芬所取得的击落80架的战绩也将是难以企及的。要想成为空战王牌,飞行员需要付出比以往任何时期更大的努力。

  图为SLS太空发射系统(来源:NASA)

  (作者:光明网军事科技前沿特约作者)

  SLS除了发射空间站结构舱段之外,还将发射猎户座飞船,这种飞船将是深空之门与地面的核心人员运送方式,也是人类从深空之门到月球的摆渡船。

图片 10

  值得一提的是,NASA的火星计划将在轨道上建造巨大的登火组合体飞船,而这个飞船也很有可能被设置在月球轨道上建造,或者干脆与深空之门空间站对接来方便控制。

  当然,深空之门并不是唯一的在轨空间站。

  国际太空站很有可能不会失控坠落,而是将会被民营公司接管。毕格罗公司就对国际太空站曾抱有兴趣,原因是其可能需要以国际太空站作为平台测试自己的充气太空舱。

  毕格罗也有自己的空间站计划,其将建设一个大型充气空间站名为“鹦鹉螺”,其发射体积并不十分庞大,但在完全展开之后内部体积高达330立方米,是天宫二号的十倍之多。

图片 11

  图为毕格罗充气太空站的想象图(来源:百度图片)

  除此之外,Axiom 航天公司试图在国际空间站基础上建设自己的铝制外壳舱段,并随后建设自己的空间站,此公司将与Made In Space合作探索在近地空间进行工业生产的可能性。

图片 12

  图为Axiom航天公司的铝制外壳空间站想象图(来源:百度图片)

  总体而言,国际太空站之后,新的空间站将如同雨后春笋一样大量的建设起来,世界航天也将进入一个新的时代。中国航天也要奋起直追,一同进入这伟大的新航天时代。

本文由美高梅手机版游戏发布于军事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欧洲国家联合研发的高性能作战飞机,空战中要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