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将民船改造成作战军舰,这款火箭为应急发

  出品:科普中国

  出品:科普中国

  出品:科普中国

  出品:科普中国

  策划:肖春芳

  制作:旋钮工作室

  策划:肖春芳

  作者:矛隼工作室

  制作:中新起乐军情观察室

  监制:光明网科普事业部

  制作:中新起乐军情观察室

  监制:光明网科普事业部

  监制:光明网科普事业部

  和一般人所想的不大一样,用于海上作战的“军舰”原本和民船一般无二,它们之间的差距是在近四百年间拉开的。甚至在大航海时代的初期,英、法等国用民间船只改装的所谓“私掠船”在海面上对抗第一强国西班牙的军舰时,还往往能不落下风,取得胜利。

  监制:光明网科普事业部

  火箭发射可不是个简单的活计,光是准备工作,浪费的时间就多的惊人。别的不说,就前些日子的FH重型猎鹰,发射准备工作持续了个把月。而对于一些比较急的发射任务,像拯救飞行员,维修航天器,补射损毁卫星,自然是不能靠这些准备缓慢的重型火箭,还得靠一些“旁门左道”。

  209级常规潜艇(英文:Type 209 submarine),是德国的一款出口型潜艇,德国海军并没有装备。这在潜艇发展史上也是没有先例的。

  而直到一、二战时期,还有大量的民船被改造为用于一线交战的军用舰艇,譬如英国的伪装猎潜舰“Q船”,又或是用大型商船、货船加装武器改造成的“伪装巡洋舰”或“辅助巡洋舰”,不过二者加装武器的目的都不是自卫,而是用民船的身份隐藏自身意图,伺机攻击露面的敌潜艇或登船检查的敌海军舰船。

  B-29轰炸机,亦称B-29超级空中堡垒,是美国波音公司设计生产的四引擎重型螺旋桨轰炸机。全新设计的莱特R-3350十八缸气冷星型发动机,功率高达2200马力。四台这样的发动机让B-29可以轻松飞到1万2千米的高空,最高时速可达574公里。

图片 1

  本级艇是以鱼雷为主要武器的中型攻击潜艇,分为1100、1200、1300、1400、1500五个类别。各型艇的吨位、武器设备略有差异,但技术性能大体相同。

图片 2

  B-29轰炸机是美国陆军航空队在二战亚洲战场的主力战略轰炸机,被称为“史上最强的轰炸机”。它不单是二次大战时各国空军中最大型的飞机,同时也是集各种新科技的先进武器。B-29的崭新设计包括:加压机舱、中央火控、遥控机枪等等。

  图为UR-100火箭示意图(来源:wiki百科)

  209型潜艇的特点主要有如下几点:一是该级潜艇战技性能先进,优于或至少不低于其他出口国家的潜艇;二是原联邦德国潜艇建造技术位于世界前列,不仅有丰富的建造经验,而且具有良好的质量信誉;三是该级艇的排水量大小适中,构成系列丰富,可供用户自由选择,满足其不同需求;四是周到的售后服务及许可证建造,交艇后可继续提供技术保障和修理服务,确保零部配件供应,并可通过转让建造许可证在所在国任何船厂建造,或提供图纸、装配件及配套设备,在所在国船厂进行组装;五是可实行技术转让,帮用户建造潜艇,包括代培接艇人员;六是武器装备与发射系统先进,其气动无泡发射系统,既能发射电动鱼雷,也能发射热动力鱼雷和潜用鱼雷;七是设计余量大,为改装升级留有余地;八是价格比较便宜。

图为在邮轮上安装火炮改造的“特设巡洋舰”(上田毅八郎绘制)

  原先B-29的设计构想是作为日间高空精确轰炸机,但在战场使用时,B-29却多数在夜间出动,在低空进行燃烧轰炸。一架B-29曾经试验在机翼左右各挂载一枚重达10吨的炸弹起飞,总载弹量达到20吨,是英国“兰开斯特”轰炸机的两倍,B-17的五倍!

  这些“旁门左道”中,准备速度最快的莫过于前苏联的“宇宙”系列火箭。这个“宇宙”的来头不小,一开始是战略火箭军的洲际导弹,应用了当时最先进的火箭发动机技术。第一代UR-100在1960年代投入使用,不仅作为航天火箭,也作为洲际导弹威慑美国。在作为洲际导弹使用的时候,发射准备时间约莫25分钟,比第一代R-1和R-7A导弹动辄2-3小时的发射准备时间要快得多。而作为运载火箭使用,准备时间则需要几个小时至2天,取决于当地气候和发射窗口时机。如果不考虑轨道直接强行发射,也不是不不行,就是发射载荷低了很多,难以与正常运载火箭相比。

  209级常规潜艇从1968年开工建造外销以来,已成功出口到希腊、土耳其、韩国、秘鲁、巴西、印度、南非等14个国家和地区,在全球各地已生产同型艇近71艘,是西方国家中外销量最大的常规潜艇。

  而在今日,由于道义和国际法律的限制,使用民船偷袭军舰不仅会使该行动的策动国处于劣势。其次,民船本身由于探测系统和机动性上的限制,也很难偷袭得手。

  B-29作为二次大战末期美军对日本城市进行焦土空袭的主力,完成了向日本广岛及长崎投掷原子弹的任务。因此,B-29在日本有着“地狱火鸟”之称。

  图为UR-100(SS-19)导弹(来源:wiki百科)

图片 3

  再加上军用舰艇上安装的,探测能力强劲的对海雷达和光学传感器能够在目视距离外就识别出民船是否具备威胁,所以单纯在“海上交通线破坏”或“偷袭军舰”上应用改造的武装民船,已经是可行性极低的鸡肋了。

  二次大战结束以后,B-29仍然服役了一段时间,最后在1960年代方才完全退役。据统计,B-29的总生产量为3,900架左右。

  但是UR-100也存在着相当多的问题,它的载荷能力严重不足,甚至不能将“联盟”号飞船送上天。在不考虑发射窗口的紧急发射中,UR-100的LEO轨道投送能力甚至不到1吨,连苏联自家最小的“闪电”通讯卫星都发射不了。这样低的载荷能力,严重影响了紧急卫星发射的意义。

  不过,这并不代表武装民船在现代战争中就毫无用武之地。倘若使用和改装得当,发挥优势的民船效能远胜军舰,这并不是一句空话。

图片 4

  UR-100火箭的后代被命名为UR-200,西方则称为“宇宙-3”.这种火箭的常规发射LEO载荷达到了5吨,在紧急发射中也达到了2吨以上。相比于其他运载火箭,其发射准备时长大大缩短,一般发射任务需要2周准备,紧急发射待命火箭则不到1小时。由于轨道投送能力有了突破性提高,可以不考虑发射窗口紧急补射卫星或者发射救援飞船。

  最简单的办法:陆炮上舰

图片 5

  将民船(通常是有大平甲板的散货船或集装箱船)的甲板清空,用焊接在甲板上的铁链固定住多门牵引式加农炮、加榴炮甚至是自行火炮,这样的民船好像就具备了相当可观的火力?

  图为UR-200火箭(来源:wiki百科)

  从纸面上看当然是如此。但首先,搭载了“舰载炮兵”的民船完全无法和正规军舰对垒,因为海战早已不是目视炮战的时代,在反舰导弹面前民船可以说毫无还手之力。

  紧急发射能力使得UR-200火箭获得了很多非凡的使命,打两颗卫星都是小意思了。其中最为典型的,还是礼炮-7号任务。之前俄罗斯上映的太空航天大片《礼炮七号》任务中,救援礼炮-7号空间站就是由UR-200火箭发射,由于发射窗口得当,包括改造联盟T-13飞船在内的整个准备时间不到2周就完成了。在苏联航天员弗拉基米尔·贾尼别科夫和航天工程师维克多·萨维内赫进行了非常规对接,最终挽救了价格不菲的空间站。

  因此,“陆炮上舰”只适合用在对陆支援的场合。但即便如此,“陆炮上舰”的效率还远不如单纯的陆地炮兵,在使用上也有诸多限制。

  而UR-200急速发射能力的体现,还得说到苏联的大规模核战演习——盾牌-82。演习中,需要发射一种“卫星歼击机”,实质上就是“反卫星卫星”去追赶目标卫星,在它旁边爆炸,依靠破片达成杀伤效果。由于当时技术并不成熟,这种“卫星歼击机”有一定的脱靶概率,如果第一发脱靶后对靶标束手无策,难免会让美国人笑话。政治局决定了,就由UR200来承担这个“补锅”的重任。

图片 6

图片 7

  图为90年代“陆炮上舰”的实验照片。图中可见榴弹炮、加农炮和轻型坦克、122毫米自行榴弹炮。(图片来自网络)

  图为“质子号”(UR-500)火箭(来源:wiki百科)

  首先,海面上承载的船只并非是“刚性平台”,而是会随着海浪或火炮后座做相应的摇摆。这样一来,民船甲板上简单固定住的陆炮在没有舰炮平衡系统的情况下,实际精度相当“感人”。其次,民船的结构并未对火炮的后坐力做相应优化和加固,也就意味着火炮巨大的后坐力将一定程度上对船体造成不可逆的永久性损伤。

  在48小时内,苏联紧急发射了2枚UR-200火箭作为反导系统拦截的靶标,1枚UR-200火箭携带卫星进入1050km高轨道作为反卫星拦截的靶标。拦截过程中,不出政治局的预料,由于“质子”号发射的拦截器一发不中,拜科努尔航天中心的专家们差点只能看着靶标“望靶兴叹”。国土防空军紧急翻出UR-200的储备,又用“宇宙-3M”(UR-200系列产品)紧急发射2枚“卫星歼击机”,彻底摧毁了靶标。而这些全部5枚UR-200火箭的发射任务都在不到24小时内完成,拦截过程在72小时内完成,其紧急应变能力可见一斑。

  因此,“陆炮上舰”在小幅度地出现了几年之后很快就“销声匿迹”,为武装直升机和两栖榴弹炮这种更可靠的水-陆火力平台所取代了。

  在苏联解体后,UR-200的紧急发射必要性不在,普通的任务完全可以使用更老更便宜的UR-100火箭完成,更大载荷的任务则由“质子”号火箭完成。UR-200逐渐只承担为国际空间站提供补给的任务。在俄联邦下一代火箭计划中,整个“宇宙”系列运载火箭会被新型大载荷火箭所取代。

  集装箱导弹系统:使民船变身“武库舰”的神器

  不过,快反火箭并非如此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中国研发出了长征十一号固态运载火箭,正是对于宇宙系列火箭的继承,其也拥有快速发射的能力,可以说是我国的应急尖兵。

  事实上,如果不考虑火控和观测、通讯等必要的子系统,将导弹集成在民船上的“固有成本”要远低于火炮:前者没有感人的后坐力,空间需求也要小得多,对船体的破坏最多就只是到灼伤的地步。

  而对于不需要舰船本身用雷达、光学或红外传感器“寻找目标”的对地巡航导弹、对地弹道导弹而言,平台和内部空间巨大的大型远洋民用船舶就是一个绝妙的平台。事实上,早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美国海军就有一个名为“武库舰”的新舰种概念,其核心正是购入数艘十万吨级的超级集装箱船,在舰体中填入数百发“战斧”巡航导弹,成为一艘对全世界各地都极具威慑力的对陆打击平台舰。

图片 8

  图为杂志上描述“武库舰”的页面。(来源:大众机械杂志)

  虽然“武库舰”概念在冷战结束后夭折,但通过“俄亥俄”级战略导弹核潜艇改造,加装了数十具“战斧”巡航导弹发射器的巡航导弹核潜艇,实质上继承了“武库舰”的衣钵,也从侧面证明了这样的火力平台的确有存在意义。

图片 9

  图为展示其“民船发射”模式的club-k型集装箱-巡航导弹系统。(来源:革新家设计局)

  而近年来,随着电子技术的进步,在单个标准40英尺集装箱内已经能集成4发(或更多)的巡航导弹再附带其控制设施。

  如此一来,只需要在民船上安装这种表面上看不出破绽的集装箱,即可使其拥有不亚于核潜艇的威慑力。不过这一行为有悖于现行的战争伦理和国际法律,不过在今后出现的大规模战争里,“集装箱导弹”一定会露面,因为它的突然性所带来的战略优势实在是太过诱人。

本文由美高梅手机版游戏发布于军事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如何将民船改造成作战军舰,这款火箭为应急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