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美要有合作不成背道而驰的筹划,临近辉煌之

驻美原武官:面对特朗普发飙 中国要做到两点

中国对美战略核心就一个字——熬!

图片 1

台湾“行政院长”赖清德星期五在“立法院”回应质询时狂称“我的确是台独工作者”,再次引发台湾舆论骚动。赖清德自上任以来已多次直言自己是“台独工作者”,态度极其放肆,成为破坏两岸关系和台海稳定的一个突出元素。

来源:凤凰大参考

鸣谢:凤凰大参考

强大海军会让中国崛起更稳更均衡

赖清德曾表示两岸政策“是总统职权”,但他本人又不断发表严重破坏两岸气氛的言论,在台湾当局中起了对抗大陆的示范作用。他这样做,想必受到了蔡英文的鼓励或者默许,蔡至少没有对他严厉限制。目前的实际局面是,蔡英文唱她所谓的“维持现状”,赖清德作为台当局二号人物不断越线公然宣扬“台独”,给“现状”注入“台独”势力所要的内涵。

作者:杨毅中国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原所长,驻美使馆原武官,海军少将,中美战略着名学者。) 时间:2018年4月2日

作者:王湘穗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着有《三居其一:未来世界的中国定位》、《币缘论》等

环球时报

赖的大嘴不能简单看成他个人的问题,这是台当局以“切香肠”方式踩踏红线的尝试之一。

图片 2

图片 3

中央军委12日上午在南海海域隆重举行海上阅兵,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检阅部队并发表重要讲话。这是新中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海上阅兵,辽宁舰航母编队和新型核潜艇等装备展示了中国海上力量的全新高度。中国捍卫世界和地区和平的能力今非昔比。

由于嘴巴长在赖的头上,他怎么说话,大陆很难像管小学生一样一句一句训诫。但是他的“台独”态度已经很明确,为保持一个中国原则的严肃性,大陆应该采取行动予以清算。

互为竞争对手的中美格局,对中国的国家安全和发展意味着什么?

做好中美不合作的应对

习近平强调,建设强大的人民海军的任务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紧迫。这一论述重千钧,既回应了时局,也有强烈历史使命感。

首先,赖清德的言行进一步坐实了民进党当局的“台独”倾向,使得大陆在各领域惩罚台当局更加师出有名。大陆挤压台当局所谓“外交空间”、提升对台军事斗争准备的水平都是正义的,蔡英文“维持现状”的遮羞布已被扯下。

在第三界太平洋证券“一带一路”内部论坛上,中美战略知名学者杨毅将军判断,中国今后面临的压力会更大,挑战也更加严峻;同时,美国战略收缩,也给中国让出了更大空间。这正如十九大报告中所说的“两个十分”:前景十分光明,挑战也十分严峻。

美国以中国为对手的共识,已经基本形成,但是行动还很难形成。因为美国现实利益分散化,包括各州、各参议员的利益均不同,因此很难形成一致行动。

习近平在多个重要报告中说过,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然而历史告诉我们,越是接近一个辉煌目标的时候,越是承压最重、风险越大的时候。包括强大海军在内的强大国防对今天和今后中国的重要性前所未有。

除了在外交、军事领域采取行动,大陆应该把赖清德列为第一名实施全面打击的“台独”政治人物,并以此为契机,建立起全面制裁、惩戒“台独”政治人物的机制。

先看挑战。之所说压力会增大,原因有两个,一是由于中国自身发展强大,国际影响力增强,引起了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以及周边国家的疑虑和警觉;第二,国际大环境发生变化,恐怖主义威胁相对下降,大国竞争因素在国际关系互动中的比重上升。

但是,不可否认,中美关系已经到了一个拐点:竞争成为主题。对这一点,中方应该有清醒认识。中国一直在讲:我们希望合作,避免对抗,但现在的情况是,美国基本不提合作。所以,中美关系拐点已经出现:求合作而不得,对抗又不可。因此可以说,当前中美就处在这样较为较尴尬的时期。但是,这又是一个基本政治现实。

经过40年的改革开放,中国崛起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我们的经济潜力得到进一步释放不可阻挡。中国树大招风,这要求国防实力必须加快跟上,形成国家力量的均衡发展。对大国来说,经济发展强劲而国防落后是一种危险的失衡,它可能诱发一些力量通过非经济手段对华谋求竞争优势的非分之想,以及将那些想法付诸行动的冲动。

随着两岸走近和大陆对岛内影响的不断扩大,大陆对台湾的“包围”正逐渐形成,构建对罪大恶极的“台独”人物实施精确打击的能力也已成为可能。过去大陆对“台独”政客通常只是谴责,并未尝试对他们进行长臂惩戒,今后大陆要坚决地朝这一方向持续发力。

在过去二十年,特别在911之后,美国把过多战略资源用于反恐战争,导致自身伤筋动骨。与此同时,中国与其他新兴经济体发展迅速,2008年金融危机成为一个转折点。此后,中国的亮丽“成绩单”引发了一些国家的“羡慕嫉妒恨”,中国成为一个新的聚焦点。这个问题在今后还会越来越突出。

中方除了要继续寻求中美合作之外,政策以及战略的立脚点一定要找好。也就是说,要做好中美不合作的应对。

海上力量是大国现代军事力量最活跃、日常承重最多的部分。一国纵有千军万马,但重要时刻站到最前沿的往往是海军。海军的技术十分复杂,而且很昂贵,要靠国家实力的长期浇筑和提炼。强大的海军只属于大国,它既体现一个国家发展的存量,也是其当下国运的写照。

比如动用《刑法》《反分裂国家法》等,在大陆法庭对赖清德分裂国家的罪行立案调查,进而做出审判。如果他罪证确凿,就可以在全球对其进行通缉。如能成功开启审判赖清德的先例,不仅对他本人,对其他死硬“台独”政客都将形成强大心理震慑。

尽管美国把竞争重点放在中俄两国,但在中俄之间,中国又是重中之重。美国对中国形成挑战的看法是全方位的,除了双边,还包括印太、欧洲、中东、南美等地区,而视角更触及各个领域,如政治、发展模式,十九大召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对世界各国的吸引力增大等等。当然,中国的军事和经济实力也让西方国家感到紧张。

战略走向判断 渐行渐远

中国的海军发展一步一个脚印,这次阅兵告诉国人,我们这些年增加的军费没有白花,中国经济实力的一部分正在迅速转化为海军实力。而且可以想见,我们今后做这种转化的能力将越来越强。

精确打击“台独”政客的这一步大陆迟早要走出。我们看到大陆制裁“台独”艺人已经取得显着成效,狠煞了台湾艺人“两头吃”的作派,极大压缩了“台独”在岛内文艺圈作乱的空间。台湾政客不像艺人需要“吃大陆饭”,但随着台湾的经济社会生活越来越“大陆化”,我们一定能够找到或主动创造对他们的惩戒点,开创新的斗争局面。

在这种背景下,西方的防范甚至打压恐会增强,中国企业海外投资、并购,也可能会遇到更大阻力,其中有些是“非经济因素”,包括形形色色的政治干预,以各种借口,如“国家安全”等因素加以阻挠。因此,中国海外投资,包括“一带一路”的政治、经济成本有可能会提高,对此中方需要给予足够重视。

鉴于以上情况,现在中美关系需要考虑从顶层有所设计。适时调整距离,避免正面对撞。如果以前是寻求合作、管控危机,现在应该有一个基本战略走向判断:要渐行渐远。为什么?以前在美国主导下的全球体系,中国既享受到好处,又做出贡献。但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这个体系事实上开始分裂和走向解体。

大国维护和平的逻辑与中小国家是不一样的,中国必须实事求是地把握我们面对的安全现实,把中国人民解放军打造成不怒自威的和平之师。这个任务的确很紧迫,我们需要与时间赛跑。

根本原因是两条,一是上面说的大陆的力量正将台湾逐渐“包围”,影响力不断内渗。二是台湾社会不希望激进“台独”政策引发台海军事摊牌,而赖清德的类似行径正在朝那个危险的方向增加砝码。这两股大的力会衍生出很多具体机会,帮助大陆对赖及同类政客的打击奏效。

另一方面,美国的战略收缩,频频“退群”,也给中国让出了更大空间,给了我们拓展国家利益、有所作为的更大机遇。不单单是周边,亚洲、非洲甚至拉美和欧洲,都在期待搭中国经济发展的“快车”。法国总统马克龙,英国首相特雷莎.梅的访华,都体现了这种机遇。如果把握得好,中国的战略空间和回旋余地会增大,关键要把握住机遇,善于进行战略运筹。

在这种情况下,中美慢慢分开,是中国长大的必然结果。原来,中国是美国体系下的一员,但现在已经长到与美国体系并行的状态。不管是否愿意,由于中国原有产业结构、政治意向、安全等,已经成为一个“体”,这个“体”是美国的那个“体”容纳不下的。

外界经常有“中国军事威胁论”的鼓噪,中国人对它们切不可上心。那种论调是对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有利于世界和平角色的错误定位,也是对中国大国地位的一种歧视。

值得指出的是,精确打击赖清德等“台独”政客虽需要构建新的斗争工具,但它们一旦成型,很可能会成为最有效、综合成本也最低的反“独”方式。大陆力量小的时候,我们只能倾整个国家之力,甚至不惜冒巨大风险来遏制“台独”。如今我们的力量早已有了对台压倒性优势,“精确打击”“定点清除”就应成为新的现实选项。

天下不会大乱大方向没有变

这种情况下,中美两艘大船最好的方式是调整距离。中国对美要有合作不成,渐行渐远的打算。这应该成为我们基本战略选择,中国要有相应心理准备。

把中国海军建设成世界一流,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看看外界一些人对中国参与每一个海外港口建设盯得有多紧,他们对中国海军在海外设立后勤补给点有多敏感,就知道我们建设蓝水海军还面临多少装备以外的阻力。另外,让中国海军作为国家威慑力的工具和砝码进一步“活”起来,需要积累大量经验。

台湾未来什么都可能发生,统一台湾的方式有可能是超出今天想象的。所以我们要敢想,敢做,让今后的反“台独”斗争别开生面。我们建议,就从打击赖清德开始做起。

面对新格局、新形势,中国的战略选择是什么呢?

如果是这样,那么中国对美的战略核心用一个字概括,核心就是熬。从策略上而言,很多事情要拖。比如半岛问题,就是要有定力慢慢拖,到最后还是按照不能生乱的路线走,这对于中国有好处。很多的事情也是一样,包括刚刚讲到的台湾问题,原则上不能让对方碰触底线,但是很多的事情上,根本不会按照中方的预想节奏走,最后恐怕就得熬。

如何在和平崛起的大前提下向外部宣示中国坚决捍卫国家利益的意志,让外界对中国致力于世界和平的责任感与我们对战略挑衅决不姑息的决心产生合二为一的认识,这些都是中国的重大战略命题。

尽管特朗普不按常理出牌,有时候会让我们措手不及,但是天不会塌下来,大的世界潮流和时代主题并没有改变。微观上看,就如拿着显微镜观察,天下乱象丛生;用望远镜来看,和平与发展却依然是时代主题。经济全球化、政治多极化、国际关系民主化,并没有改变。

中美关系恐怕要熬上十年差不多。因为存在一个量化指标,10年之后,中国有可能成为第一大经济体,而特朗普也已经下台。所以,这恐怕是中美关系非常重要的战略支点。

世界有的海军中还有二战时期军舰的身影,而中国海军12日的参阅舰艇一半以上是十八大以来新列装的。中国海军走得很快,我们相信它也会走得很稳,不断实现全面成熟。当中国海军逐渐走向大洋深处时,那个过程一定是中国更安全,世界更和平。▲

美国和西方国家主导国际事务的能力,总体上来讲大不如从前,而且各种矛盾错综复杂,政治、经济两大领域的“二元结构”现象使得大战略力量在重大国际政治、经济等议题方面组合阵营不同。中国战略迂回空间还在扩大。

图片 4

美国主导国际事务的能力相对下降,特朗普改变了行事风格,不像以前那样更多地利用国际机制,而是更加直接注重“结果”的谋取和现实的利益。这并不意味着以往美国对国际机制是“大公无私”,其实那也是实现美国利益的一种途径。

形成币缘联系 不会大破局

特朗普更加关注把美国自己的事情办好,让美国人得到“看得见、摸得着”的实际利益。这就导致了对国际秩序、国际规则的一定冲击,让美国的盟友感到茫然。美国把中国当作竞争对手(美国从来没有把中方当成伙伴,特别是平起平坐的伙伴,包括在冷战时期,那只是对付前苏联的借用力量,当然我们也是借重美国的力量来降低前苏联对我们的军事威胁),但是竞争对手并不必然意味着成为对抗的敌手,竞争并不意味着必然要导致冲突,特别是军事冲突。但是不可否认,其中存在着很大的风险,处理不好会导致矛盾激化,发生冲突,甚至军事冲突,我们一定要做好软硬两方面的准备。

笔者写了一本书,《币缘论》,在以前,地缘政治、地缘冲突的概念为人熟知,并大量存在。尤其在工业时代,市场的占领、资源地的占领,都是国家主要利益形态的代表。就像黑格尔讲的,“国家是走在地上的神”。而在今天,国家更多的利益形态,则是表现到货币金融上。

美国的“退群”,中国要不要“填补空白”,成为国际社会新的“旗手”?

美国的国家利益形态,或称国家生态,大量都表现在货币经营上。然后,围绕核心国际货币体系,形成国际关系。在这一点上,中国的货币国际化,实际就是在建立自己的“币缘圈”。虽然目前很多往外走的金融企业并没有这样的政治和思想自觉,但今后是需要的,因为国际大国都是这样建立起来的。

中国一定要善于守拙,谦虚谨慎,一步一个脚印地把自己的事情做好。推动“人类命运共同体”、“一带一路”倡议,都要注重实效、不图虚名,特别不要为了“一带一路”而“一带一路”。“一带一路”是手段与途径,而不是目的,更不是旗帜。推进“一带一路”是为了促进区域经济合作与拓展经济发展,不建议将所有东西都放在这个篮子里,要顺其自然,讲求实际效益,防止“假大空”、“面子工程”。对外投资,更不要冲动,认真汲取日本的经验教训,防止海-航等对外并购的教训。

3月26日上午9点,中国原油期货正式挂牌交易。原油期货是中国第一个国际化的期货品种,将直接引入境外投资者参与,探索期货市场全面国际化的市场运作和监管经验。英国《金融时报》认为中国推出原油期货,旨在于扩大中国对原油市场的影响力,有望打破美元对全球金融体系的束缚。

另一方面,要认真落实十九大确定的各项任务,贯彻治国理政的14条方略和13项战略任务。包括经济结构调整,依法治国,深化国防与军队改革。

历史上看,葡萄牙人和西班牙人从美国拉回白银,随后荷兰人独立与之打了30年战争,大多现在的银行股份公司,都是那时候建立起来的。即用西班牙人的钱,建立起了荷兰的金融机构。随后,英荷战争打起时,英国遇到工业革命,其股权市场上68%的股票控制是由荷兰人掌握,因此荷兰人又分享了英国工业革命的成果;同时,英国在美国投资超过50%,英国人又分享给了美国。

面对特朗普的“发飙”,中国要做到两点:一不要怕,二不要慌,“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沉着应对、进退有方。当前重点是搞好中美关系互动的风险防控。

因此,金融和货币在一定时候可以成为大国合作的纽带。中美一定要激烈博弈一段时期,到最后,很可能又通过币缘联系,形成了某种利益关系,而导致不会大破局,而且还可能在建立新的秩序下,靠币缘政治作为纽带。★

具体而言,中方应把握住以下几点: 一,中美两国力量此消彼长趋势的竞争不会停止,“发展是硬道理”,搞好自己的内部建设,“以时间换空间”;二,战略目标要坚持,无论多么大压力与阻力都毫不动摇;三,战略战术要适时调整、灵活机动,特别是针对美国的软肋“扎针灸”;四,手段要多元化,搞好战略资源的综合运用(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国际舞台、官方、民众、全球治理);五,要坚持“持久战”,脚踏实地“切香肠”式地谋求中美力量的相对战略平衡。★

本文由美高梅手机版游戏发布于战术合作,转载请注明出处:对美要有合作不成背道而驰的筹划,临近辉煌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