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的懂吗,浅谈警务实战教官对于执法人员的

对外援助如何服务外交

警务实战的范围很广,但是不论是警务实战射击教官、警务实战徒手控制教官、体能教官或者是其他相关业务技能教官,警务实战中的正确牵引是有效且必要的。

如果你在练习CQB技术,而且有些技术是口口相传的,不妨试着去质疑一下“为什么要这样做”,你得到的回答很有可能是“我们一直都是这样做的”,而不是“这样做是因为敌人也有了反制措施,所以我们现在要这样做“。

编者按:本文作者现就职于主抓训练岗位的老民警。在看完我们发的《中国警察应不应当配枪》一文之后主动向我们投稿,与大家分享他个人对于工作上人和装备关系的一些看法。

王海运

图片 1

组队准备,然后进入房间,进行近距离战斗,也就是大家所熟知的CQB。这对于不管是士兵还是执法部门人员来说都算得上是最危险的任务之一。

编者按:本文作者现就职于主抓训练岗位的老民警。在看完我们发的《中国警察应不应当配枪》一文之后主动向我们投稿,与大家分享他个人对于工作上人和装备关系的一些看法。

新一轮国务院机构改革决定组建国家国际发展合作署,以改革优化援外方式,充分发挥对外援助作为大国外交的重要手段作用等。笔者由此想到多年来我国流传甚广的“对外援助不附加任何条件”之说及其带来的种种问题。

开头首先想说的是,对于警务战术的发展中,既有渐变也有突变。对于这一个学科的研究方法包含了比较研究/战例研究/调查研究/实战模拟研究/行动研究五种研究方法。因而不能一概而论地认为理论教研专家说的都是空谈,更不能把实战教官的所教授的每样内容生搬硬套奉为圣经。摸爬滚打中历练的丰富实战经验也是在日积月累中打磨的严谨理论上堆积起来的。对于常年攻克钻研国内外相关课题的学者们,我们更应尊重。

在战史中记载的最为凶险的近距离战斗莫过于在21世纪初期,美军在伊拉克和马赫迪军队交战的第一次和第二次费卢杰战役。

图片 2

这一提法是改革开放前,我国为彰显国际主义精神、争取发展中国家特别是意识形态相同国家的支持,而提出的口号。显然,它是以意识形态上支持中国作为前提条件的,并非完全“不附加任何条件”。但久而久之策略变成了战略,“对外援助不附加任何条件”、没充分考虑国家利益需要,有时当真为之。

图片 3

图片 4

装备是工具,人是使用装备的主体。人是装备作用发挥好与不好的决定因素。有的人开桑塔纳几十万公里没有事故,有的人新提的几十万的车没到家就肇事了。工具就是工具,人如果把握不好,刻刀既可以雕刻传世珍品,也可以伤手。

这导致我们的对外援助指导思想一度混乱,教训深刻。我国曾勒紧腰带援助过不少“小兄弟”,但结果却常是事与愿违,甚至“兄弟关系”难以为继。这与僵化执行“对外援助不附加任何条件”存在关联。尽管这一口号近年很少再提,但并未被认真清理。

(IKMF体系和PTK体系的教官,在相关训练中都有强调紧贴实战)

美国陆军特种部队采用的四人清房战术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没毛病。但是,忽视人的作用发挥,而一味追求装备的替代性,是不理性的。

从世界大国的实践看,任何援助都是在变相施加影响,都有明确的国家利益考量,不可能“不附加任何条件”。西方大国的对外援助实际是干涉被援国内政的“软手段”,目的是建立或维护其势力范围,改变受援国的政策取向和政治生态,尽管有些援助出于人道主义考虑,不能一概否定。

图片 5

由于这个国家基本上就是建立在沙漠上的平原国家,所以叛乱分子很机智地运用了所剩不多的掩体——城市。在进行城市行动的过程中,特种部队人员意识到在战斗手册中的传统的四人小队CQB技术已经不能发挥很好的作用了。

笔者个人认为,我们的军警装备建设经历了从量少质弱到量多质弱的过程,正在向量多质强的方向发展。在这个过程中,一些为了研发而研发的装备层出不穷,也有一些脑洞大开的发明走进市场。这也从一定角度反映出几方面问题,需要思考。

我国已发展成为世界大国,对外援助已成为外交中不可或缺的手段,不能因为“我国还有几千万百姓未脱贫”而拒绝为之。与此同时必须认识到,我国仍是发展中国家,对外援助只能量力而行。

(对于一些基础执法人员来说,现场当面讲解要比啃厚厚的教材更加快速上手)

书本中的技术会把己方人员暴露在敌人的火力范围内,而这一点是可以避免的。。所以在2006年开始,美国陆军特种部队开始在进入房间和进行近距离战斗的行动流程上进行修改,已达到实际城市战斗中所需要的标准。于是这引出了第一个问题“为什么在一开始,标准行动流程会不好使?”这个问题的答案之一是美军的CQB技术其实并不是源自于近距离战斗,而是人质救援,即HR。而近距离战斗的要务才是击倒所有敌人,人质拯救就大不一样了。

图片 6

我国对外援助强调不能像西方那样附加“政治条件”,但绝非不考虑国家利益需要,而是要能真正“服务于国家外交总体布局”。例如,有利于“负责任大国”形象的确立、软实力的增强,有利于“一带一路”建设推进和各领域合作的开展,有利于受援国家安全稳定、减少我国周边“生乱生战”的危险,有利于两国友好感情的培育、“紧密朋友圈”“全球伙伴关系网络”的构建,有利于我国地缘战略利益扩展。

确实,相比未曾谋面主攻理论研讨的学者,实战教官有可能是单位派出学习的战友,也有可能是针对单位实际情况邀请的特训教官。这些实战教官出自基层了解基层,更容易被基层所接纳。也因为他们的付出,使得越来越多的教科书式执法出现。最直观的地方,就是针对现基层的意识、操作进行了更新,提高了执法效率,最大限度避免了操作误区。由此可见,实战教官的出现,是有必要的不可或缺的,针对性地教授和练习能让基层人员留下深刻的记忆并更容易地上手、带入工作中。

近距离战斗CQB 与 人质拯救HR

一是重装备轻技能

我们的一些同事,总是在羡慕国外的装备。有什么新装备,好装备,总是抢先看,大肆地宣传比对一番。仿佛这样就能解决一切问题了。殊不知,执法是一门艺术,艺术是要靠人的,不是靠装备——要是能靠扣动扳机按几个按钮就解决问题,那我们警察蜀黍就该全体失业了。

图片 7

很多人说美国警察的装备如何如何好。确实美国人这方面比较重视,发展的比我们好,但是我们同时也应该看到他们针对每一项警械或者装备的研发与认证采纳所做的法律和技术工作,更要看到他们警察在业务技能培训与装备使用结合上的高度统一和不断调整。至于遇到暴力袭击的情况,他们能抄家伙就突突,一是法律保障,二是工作制度,三是个人技能,当然这其中也不乏突突错了吃官司的。法律体系,社会民情不同,我们不能只羡慕人家使用武器的决心,还要看看我们这些年使用武器出了多少问题。

图片 8

我们不能出一次问题就刀枪入库马放南山,然后通过发明新装备来规避技能短板——然后陷入所谓“装备的发明创新”的怪圈中无限轮回。

图片 9

同时,还要注意“加强对外援助的战略谋划和统筹协调,推动对外援助工作统一管理,改革优化援外方式”。任何对外援助都要经过充分论证、力求做到每一笔援助效益最大化。要坚决避免外援决策随意,搞成“面子工程”“形象工程”;避免援助款项给对象国一拨了之,而不跟踪其使用是否符合我援助目的;避免以劣质产品援外,引起对象国反感反弹;避免让援助变成对对象国某个政治集团的利益输送,刺激其他政治势力产生反华情绪。特别要下大力消除对外援助中的腐败现象,防止外援物资订购变成某些主管人员对关系公司的利益输送。(作者是中国国际战略学会高级顾问、中俄战略协作高端智库常务理事)

图片 10

那么CQB和HR的区别在哪里呢?很不幸,就算是在军队里,也很少有人知道这俩有啥区别。更糟糕的是,甚至有很多人觉得这两样没什么区别。下面来简单介绍一下这两种任务的关键区别:

二是不能发挥好装备作用。

不能发挥作用有两层意思:一是把所有工作问题归咎于装备问题,二是习惯性的抗拒携带或使用装备。

图片 11

公安工作就好比吃饭行路,无处不在,无人不走。但是,饭要一口一口吃,路要一步一步走。中国人吃饭,绝大多数用筷子,西方人用刀叉。同样是吃饭的过程,东西方不同的饮食文化,决定人使用不同的工具填饱肚子。这是装备需要符合任务需求的一个重要表现。外国人吃中餐,不会用筷子是很不方便的。然而总有那么一些人,明明是筷子使不利索吃不到嘴,偏说中餐不好吃就不吃了。筷子用不会老惦记着刀叉,这是不对的,不可取的。

图片 12

习惯性的抗拒或携带警用装备是普遍现象,也是一个老大难的问题。我们工作中有这么一个案例:5、6个民警夜间围捕一个命案嫌疑人。明知其有凶器在手,搜查过程中,除一人携带手电,其余人还是用手机照明,横冲直闯的进入嫌疑人藏身地。万幸的是嫌疑人在其他地点被抓到。而没带手电的这些警察仅仅是因为嫌麻烦,意识中认为无所谓,不愿意携带手电,尽管带了这个手电可能救人一命。这就是人的问题,思想上的懒惰是很难改变的,我再努力也叫不醒这些装睡的人。

(相关的实战模拟对加深印象有很好的效果,实际的复杂执法环境中,反应是否快速也很重要)

在HR中,人质的安全是放在首位的;但在CQB当中,行动人员才是第一位。

三是人的主动性是装备发挥作用的前提。

一切装备,都是要经过人手才能发挥作用的。决定成就的始终是人的主观能动性。我觉得,手工推子变成电动推子,头发理的好不好,还要看技师水平。短棍变长叉,也是在人手里。什么时候用、怎么用、用到什么程度合法,这些需要人来研究和掌握的技能,任然是个死结。人巧不如家什妙,是建立在“人巧”的基础上的。再好的家什,落在废物点心手里,也是笨家什、废家什。

图片 13

事物发展从无到有、从有到乱象、从乱象到规范,都有发展的内在规律。装备的发展也必然符合这个规律。我们不能唯装备论,也不能忽视装备的作用,应当从主观能动性角度出发,做最少的功,产出最大的改善。w

而实战教官对于基层执法人员来说,更重要的是为其提供一条思路,对提升执法理念起到承前启后的牵引作用。因为一线,这个环境随机匹配般考验着在这里的所有人。危机四伏的环境中在下一秒永远不知道自己会接到什么警情,老茧的厚度直接决定着自己能否第一时间判断并处理险情。为了最大程度地降低警力劳损,风险最小化方式高效化成了重要的环节。

前文中提到的陆军手册中的BD6A是基于四人小队进行的,其指导了队伍的每一名队员应当如何进入房屋,每名成员的应当注意和肃清的任务区域和职责。然而这一技术依赖于四名成员几乎同时进入房间——突击队员涌入房间,火力交叉覆盖整间房子——听上去不错哈?但可惜这是HR中的操作而不应该是CQB的。

图片 14

为了完成“四名成员几乎同时进入房间”这个目的,打头阵的一号和二号就需要在肃清房屋中央的威胁之前先对房屋角落的潜在威胁进行判别和处理,这样才能给三号和四号及时“腾地”并且确保他们不会受到来自左右的攻击,这样他们才能去肃清建筑中央区域的目标。

(截图来源:战甲于2018年8月10日发布的新泽西州警员截停超速车辆后的处置视频。生搬硬套地根据教材认为左边警员并未处于正确站位上)

图片 15

图片 16

BD6A中的插图,可以更直观地看出一号和二号的行动轨迹

(截图来源:战甲于2018年8月10日发布的新泽西州警员截停超速车辆后的处置视频。视频中将嫌犯武器带离至安全距离这一举动也在国内一线执法人员的行动中有体现。)

这样怎么就不是CQB而是HR了?因为一号和二号行动人员的快速动作转移了火力,并且给三号四号人员留出了进入空间,整个队伍的目的在于转移房间内人质和劫持者的注意力,然后使得三号和四号完成解救人质的目的。也就是说,行动人员快速进入的目的是在有限时间内,压缩劫持者伤害人质的可能性。

图片 17

然而,在真正的较大一点的规模的战斗中。当你肃清一到两个房间之后,敌人就差不多已经知道你来了。这个时候不管你们能冲多快,也快不过那些叛乱分子已经架好的AK。

(截图来源:战甲于2018年8月10日发布的新泽西州警员截停超速车辆后的处置视频。这个视频被许多人称为体现站位重要性的教材,在视频中因为站位错误而出现的惨痛结果便是造成了一名警员身受重伤)

关于即时威胁的误解

图片 18

还是不信?那我们继续看看BD6A里面的对于一号和二号的详细指导——“一号和二号人员的职责是进入房间,解决即时威胁,然后立刻转身清理房间角落。”那么问题来了,对于“即时威胁”的定义又是什么?根据陆军特种部队的高级城市作战手册所述,这里的“即刻威胁”指任何能对进入房间造成阻挡的人或物体。

(实操课,让受训人员参与其中是很重要的一个环节。)

也就是说,如果一个人站在离房门一臂远的人,在开门过程中会和门有肢体接触,那他才算是一个“即刻威胁”。这样,如果他只要站远一点,不会对开门造成阻碍,那么根据手册,一号和二号人员就不应该先解决他,而是要去清理角落。

警务实战的范围很广,但是不论是警务实战射击教官、警务实战徒手控制教官、体能教官或者是其他相关业务技能教官,警务实战中的正确牵引是有效且必要的。

根据BD6A和我多年的训练,任何解决房间中部威胁的任务全部由三号和四号人员负责。对于一号和二号来说,他们的任务就是将整个队伍“送”进房间。也就是说,重点在于把人送进来而不是尽快解决敌人。这就是HR,而不是CQB。

例如在战例分析课上关于国内之前的一个案例中,分析执法人员在一整个完整的办案流程中对于侦查、查缉的一系列执法行动中出现的问题最终导致的惨痛结果。这在我们执法过程中对于执法规范化也烙下了深刻印象,因而明白了完整执法行动中对于规范操作的重要性。

图片 19

我曾在对于新泽西州警员截停车辆处置视频的战例分析课中,生搬硬套了教学教材,认为在处置过程中一名警员背对马路的行为并不符合执法时面向并站于嫌犯左右两侧的操作流程。而我的教官也在之后的解析中指出这个站位是根据处于公路的特殊位置而选择的站位,其目的一是提醒通行车辆对执法人员的注意和避让,二是保证嫌犯不会有突然的动作,起到协同配合的作用。

这张图大约展示了敌人的视角,不管队伍有多紧凑,总是会有衔接的断档处

就这一站位角度来说,提醒了我在今后的工作中对于站位的敏感性,虽然国内外的执法环境和法律界定不一样,但是可以进行战例参考研究。利用战例的分析这一深刻印象很容易达成。同时在防卫与控制的相关训练中,讲解动作要点及原理,让学员上手实操,了解自己对力量的掌握情况和动作的连贯性则是实战训练中的另一种快速提醒受训人员的方式。正是通过亲身经历,让受训人员明白自己所做所为的真正原因,对操作意识起到刺激加深印象的牵引作用。而不是一纸通知命令不知所以的执法人员服从。

BD6A的拥趸这个时候可能会说,一只训练有素的队伍可以做到前后人员几乎可以无缝衔接,中部的威胁可以很快被解决。也许吧,但在实际训练中,让一号和二号人员在可能满是敌人的房间中待上半秒都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如果房间中央有一个人在冲着你射击,先解决他难道不是很合常理么?

图片 20

图片 21

(了解并熟悉手中的装备,这个在训练内容中也不可或缺。)

不管怎样,三号人员总是会有一定的“延迟”

图片 22

也许,但这种情形正是陆军特种部队的士兵在伊拉克所面对的。不管敌人离门有多远,不管他是不是“即刻威胁”,如果想要避免或者减少己方的伤亡,你要做的就是在进入房间之前解决你看到的每一个敌人。

(告诉一个人被打到了有多疼,说的多生动都不如真的打一拳印象来的深刻。)

由于有一些技术还在实际的战斗中被使用,这里我就不再仔细展开描述。但是我会提出几点在行动中你要注意的问题。

无论是随机性强的盘查还是针对性强的查缉,都具有较高的风险性。实战教官可以对其执法时的话语、行为、装备、指挥等方面的操作给予指导和启发。国内外的相关执法视频不胜枚举,每当出现典型案例时教官们学术交流都会对此津津乐道。近年来根据战例研究进行剖析研读再将其中的内容精炼整合是交流学习中的常见方式。

让你的子弹代替你

这些常见的方式主要为两种,一种是以战场救护、弱光战术、武力升级为首的课题针对每个案例中出现的问题归纳讨论。将执法行动中规范要求给强调出来,结合国内外相关执法视频的研析,总结出一套适合目前执法环境的方案并让操作人员熟悉,为其提供一种新的执法理念和思路。但是更多的时候,以巡查盘查和查缉抓捕以及重温熟悉相关法规等课题则以复习重温先前大纲教案中的要点,将受训人员规范执法,合理、合法、安全、有效的行动准则牵引出来,不再忽略操作步骤、明白每个步骤的实际操作意义从而达到最终的培训目的是最常见的操作流程才是主要。不管是提供新执法思路还是巩固基本功,都像是在学校一样“教官领进门修行靠自身”。

如果子弹能跑得更快,为什么要亲自出马呢?在进入房间之前,一号应当先把目视可及的目标先击倒。如果没有人质,这个时候完全不用考虑友伤。速度固然重要,但重要的是你解决威胁的速度而不是冲进去送死的速度。

就如某位老前辈说的一样,我们现在的环境正从量少质弱变为量多质弱最终向量多质强的目标转变,过程肯定是一步一个脚印的,针对现在的尴尬阶段倒不如利用与相关单位的交流或者在实际工作中提升自己的工作技能。一些单位也有实战教官就是自己的战友,利用这个特点多交流在执法行动中的相关经验,根据这些经验牵引出适合自己所在辖区的执法对策或者改进执法冲突中的不足才是相比一味地抱怨更合理的解决方法。

图片 23

图片 24

先让一号人员清理目视可及的目标

(警务实战的范围很广,针对每次学习目的设定不同种类的训练科目,会比繁杂的百家争鸣更加有效合理。)

虽然这一动作有更多的改进和衍生技术,但宗旨都在于先行清理掉可见的威胁。同时,这样操作同样可以给敌人以难以预料的打击,降低后续进入房间的危险。这样可比等着让三号和四号解决全部的中部威胁来的安全得多。

大量信息唾手可得的时代,我对于网上流行的骚操作特别着迷,因而向我的教官请教过毫不相干的要员保护问题。回答很简单:这个我也不熟,而且公安部针对基层民警的训练大纲中明确表示了要求其公安民警熟悉并掌握基础执法技能,而不是要员保护或者特种作战这类的不相关课题。

人多力量大

一线训练大热潮之后,训练的基本内容终于从理论学习、队列训练、擒敌拳这老三样华丽转变,每年看到的组织学习不再是搬出生硬的预案进行情景模拟,一线执法人员不再依靠老前辈的代代传授。训练大热潮,冲击了基层每一个人,压抑的训练热情爆发后随之而来的各式训练让接下来的问题不言而喻,因为这一情况逐渐浇灭了实战化、练为战,训练即执法这些字眼。

另外一点改进就是人数的增加,从四人小队扩充到五到六人。四人小队的问题在于他们很容易被对方压制住。在训练中往往只有一个敌人在屋子里,然而实际上很有可能比这多得多。

因而,针对基层选择真正基础的技能进行培训才能真正练好一线的基础。在复杂的环境中,五花八门的警务技能可能并不会能在突发情况中让执法人员大显身手,这也是和结构简单可靠的装备最受执法人员欢迎一个道理。

图片 25

警务实战教官的确能给我们基层执法人员带来国内外全新的执法方式,选择实打实的基础必备警务技能再根据自身情况选择合适的爱好。

多一个人,多一杆枪,力量就强大一点

图片 26

但对于执法部门来说这并不是什么大问题,即便是在随机射手案件中,大多数情况下枪手都只有一到两人。但军队就不同了,如果你已经失去了“突然”的先机,敌人很有可能会变得更多。

总而言之,警务实战教官是必要不可或缺的,他们从基层出发出自基层,知道基层的声音。科学合理的警务实战训练能为基层执法人员提供更多更优秀的执法理念、为基层人员加深巩固基础技能。但在茫茫的专业课题中,还应该要选择实际需要的训练内容并付出汗水和时间。无论教官与否,结合自己工作中的经验互相交流探讨更加合适。从实际出发而选择的培养出来的警务技能应与规范执法挂钩,以执法高效化、降低警力劳损为目的。

和美军被训练利用火力点来守卫建筑一样——让士兵覆盖所有的窗户,门和不管什么开口——敌人很有可能也这么做。再说了,在面对危险时抱团也是人类的本性之一。所以如果你被来自屋内的火力压制,你所面对的很有可能不止一人。

图片 27

所以四人小队在这种情况下不管是数人头还是数枪都不怎么占优势。另外,谁和你说只许用步枪和手枪了?在伊拉克和阿富汗,很多敌人都在走廊和门口放置了轻机枪,目的就是阻止任何想要突入的敌人。这时,你所需的压制力量四个人可是很难形成的。

弃庸杂而承其精简,基层警务实战教官为受训人员传授的,不仅仅只是简简单单的一拳一腿一招一式,训练的核心是指出受训过程中出现的问题代入实际的执法工作中展示这类问题将会引发的相关状况并提出解决方案。而受训的人员也不可能简简单单地在一朝一夕中掌握所有的课题内容,对此应该尽快摸清培训中的关键要点,利用教官训练时的牵引作用贯通相关问题的思路。

还有一点,四人队伍在肃清房屋的过程中可能会有覆盖不到的角度,但人多了之后就没有这一点问题了。在战斗中,敌人很有可能从远处的门或者隔壁的房间射击——而更多队伍只会关注他们正在清理的房间——任何疏忽都可能给敌人带来可乘之机,然后在你的身上留下几个血窟窿。

图片 28

解决这个问题的唯一途径就是让更多行动人员参与进来。否则,如果要去监视那些存在威胁的门廊、过道或者远处的门,就会分散队伍的成员,使得真正进入房间进行战斗的人更少。

图片 29

这种情况下,队伍的衔接更可能出现差错,如果敌人看到一名队员试图盯着多个方向而遗漏了他所在的位置,那么请给他一个不跳出来用AK把他的敌人打死的理由。

一切面向实战,一切为了实战。w

走廊

“远离走廊,子弹打在墙上会反弹打到你,blah blah blah”,在CQB训练当中你有多少次听到这样的说法,站在走廊里的人都会变成活靶子?很多人都会说如果不是要进入下一间房子,不要进入走廊。但我看来不然。

图片 30

一旦占据走廊,就要确保其控制权在自己手里

没错,子弹打到墙上确实会弹开而且顺着墙继续飞。但你在幻想每次进入走廊之前还要重新肃清走廊吗?在实战中,如果不能一直确保走廊的安全,那么敌人就很有可能趁机控制了走廊然后把你压制在房间里。

图片 31

执法人员也同理,在突入组进入房间时,其余队员要确保走廊安全

好不容易控制了走廊,然后又从里面跑出去,神经病啊?一旦控制住了走廊,只要敌人一露头,你就可以把他们打得妈都不认识。同样的,对于执法部门人员,由于通常威胁不会很多,所以可以直接移动到有枪声的房间而不需要清理每一间房。

总结

如果你在练习CQB技术,而且有些技术是口口相传的,不妨试着去质疑一下“为什么要这样做”,你得到的回答很有可能是“我们一直都是这样做的”,而不是“这样做是因为敌人也有了反制措施,所以我们现在要这样做“。

记住,你不只是攻击队的一员,你也是你自己。你要对自己的生命负责。


本文作者Jeff Gurwitch 是前陆军特种部队的成员,服役26年。他曾参加第一次海湾战争,三次OIF的部署和三次OEF的部署。他现在也是竞技射击射手,参与USPSA,IDPA和3枪赛事。w

本文翻译Mai ,翻译时有修改

图片 32

本文由美高梅手机版游戏发布于战术合作,转载请注明出处:你真的懂吗,浅谈警务实战教官对于执法人员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