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与委内瑞拉关系在美国后院搞地缘政治,伊

图片 1

社评:远东渐成中俄战略合作的成熟支点

原题:伊德利卜仍是叙内战“风暴眼”

图片 2

图片 3

中国国家主席星期二前往符拉迪沃斯托克,出席第四届东方经济论坛。这是中国国家元首首次出席俄东方经济论坛,中国驻俄使馆将之称为中俄关系发展史上重大里程碑事件。

作者:丁隆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外语学院副院长、教授

社评:马杜罗访华,中委积极而现实的一步

香港亚洲时报在线3月15日文章,原题:新帝国主义中国之说的谬误 全球权力重心正向东转移,这引起美国政界一些人不快。于是,有关中国的“帝国过度扩张”等狭隘分析层出不穷。其基本论点是,北京神化新丝绸之路,目的是全球夺取权力。

同一天俄自苏联解体最大规模的军事演习“东方-2018”开始在远东举行,中国人民解放军派出3000多名军人和900多台武器装备、30多架直升机和固定翼飞机参加这次演习,这在中俄两军交流史上也是前所未有的。

来源:环球时报201809019

中国外交部星期四宣布,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将于同日开始访问中国。委内瑞拉处于经济的严重危机之中,不久前还发生了有人试图用无人机暗杀马杜罗事件,另外不断有美国想要对委实施军事干预的传闻,马杜罗此时访华,必然受到广泛关注。

无疑,“一带一路”涉及中国的庞大外汇储备、建工技术、钢铝和混凝土过剩产能、公私融资合伙关系、人民币国际化和基础设施等。但是,新丝路并非什么以军力为后盾的地缘政治控制工具,它是基于贸易和投资互联互通的地缘政治投射。

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进一步夯实,两国在远东地区的合作面临广阔前景,上述两大事件发出这样的清晰信号。

伊德利卜局势正成为延绵7年有余的叙利亚内战的终极对决。虽然俄罗斯总统普京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刚刚商定,在伊德利卜设立非军事缓冲区,隔开叙政府军和反对派武装,但地区和国际力量的激烈博弈,国际社会对人道危机爆发的担忧,使伊德利卜仍是叙利亚战事的“风暴眼”。

然而无论委内瑞拉在发生什么,有多少困难,它是中国在拉美的重要朋友,也是中国在该地区的主要经济伙伴之一。中国不会干预委内政,我们需要的是延续中委友谊,优化、创新中委经贸合作模式。

由于“一带一路”具有强大的变局力量,美日印澳四国受到压力,他们指责“一带一路”是“修正主义”,强调有必要对抗中国的全球霸权。特朗普政府去年提出自由和开放的印太战略。该战略的基础是把中国定位为敌对的生存威胁。美国的国家安全战略和国防战略把这种威胁放大到一种新学说的程度。

中俄全面战略合作广受世界瞩目,它的发展是在西方各种唱衰声音里不断前行的。时至今日,中俄关系已经形成空前的战略稳定性,两国政治互信达到从未有过的高度,经济合作领域不断扩大。

伊德利卜局势为何复杂

需要澄清对中委关系的三大误读。一是中国通过发展同委内瑞拉的关系在美国所谓的“后院”拉丁美洲搞地缘政治。整个中国社会都不会认为那样做是明智的,中委关系是中国在全球范围内开展平等互利合作的一部分,中国不会操纵任何一个国家作为对付另一个国家的工具。中国不想把自己搞成一个地缘政治大玩家,我们想走国际关系的另一条路。

将所谓“修正主义”的指责与中国历史作比较,不无启发。马可·波罗在元朝抵达中国时,看到贸易繁荣的多文化帝国。“蒙古治世”的缩影不是军力投射,而是丝绸之路贸易路线——21世纪的“中国治下的和平”是其数字时代的版本。

毋庸讳言,美国在世界范围内对中俄两国的战略挤压为北京和莫斯科的走近提供了客观的推力,但现在还把中俄全面战略合作看成是美国对中俄政策的附属品,是很幼稚的。中俄关系早已形成超越两国各自对美关系的内在建构力,成为两国各自全球外交战略的基石之一。

伊德利卜局势是叙利亚内战多年矛盾积累的结果。过去几年,叙多地冲突多以“大巴方案”解决,即双方避免正面交锋,反对派武装人员乘大巴转移至伊德利卜等指定地区,导致该省聚集了5万余名各类反对派武装。“大巴方案”实际将多次大规模冲突押后,从而使伊德利卜成为叙内战的大清盘。伊德利卜局势的复杂在于该省各类反对派武装林林总总,盘根错节,军事行动目标既包括前身为“努斯拉阵线”的沙姆解放组织等恐怖势力,也包括前身为“叙利亚自由军”的国民解放阵线等世俗武装力量。加之该省人口稠密,反政府武装藏兵于民,将该省300万平民绑架为人质。

二是中委经济合作不是中国向委内瑞拉的单向输血,而是遵循平等互利的原则。众所周知,中委经贸关系是多元化的,其中包括石油换贷款。这一合作方式是南南合作的创新,是两个国家开展经贸合作的重要模式,至今卓有成效,双方之间的债务风险被一些人臆测和放大了。委内瑞拉是世界上石油储量最大的国家,中国是第一石油进口大国,这为两国控制债务风险提供了宏观上的可能性。

元朝没有“控制”波斯、俄罗斯或印度。当时的超级大国波斯通过贸易与中国相连。这解释了为什么伊朗如今是“一带一路”的关键节点,德黑兰领导人想要新丝绸之路更加牢固。中国-俄罗斯-伊朗的利益联盟肯定会令华盛顿不安。毕竟,五角大楼把所有这些地缘政治参与者视为“威胁”。

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带给两国的好处经历了时间和各种外界环境变故的考验,两国关系的重要性不是其他方向的临时利益可以兑换的。中俄两国的战略定力都已经与双方越来越紧密的合作绑定。

更重要的是,作为代理人战争的叙内战,众多地区和国际力量深度卷入,各方在叙经营数年,伊德利卜决战一旦开打,将成为各方终极博弈的最后“演武场”。同时,此役结果还将对叙战后安排产生深远影响。各方关注点不仅限于战事本身,更看重的是战事对中东局势总体走向的影响,试图以此役为契机遏制对手。因此,各方均全力投入这场终极博弈,试图将局势引向对己有利的方向。

三是如果没有中国经济上的扶持,马杜罗政府早就垮台了。这一误读显然低估了马杜罗政府的生存能力。须知,支持马杜罗政府的选民为数不少,政治基础并非像西方媒体所说的那样不堪一击。

从历史上看,中国与波斯是农耕文明古国,多数时候彼此靠丝绸之路接触。这种友好关系植根于扎实的历史基础。对“一带一路”不停指责或妖魔化的核心,不仅是为了防止出现一个“势均力敌的竞争对手”,更糟的是:一个新丝绸之路促成东方出现强大的贸易/互联互通共同体,而美国仍处于问题重重的“西半球”——这与中国的“新帝国主义”毫无关系。

远东有中俄开展更多经济合作的天时地利,但这个地区的合作也最考验两国的互信和耐心。两国在这里的历史记忆、俄远东和中国东北人口密度的悬殊差距,都让好事者能够找到唱衰两国加强这一地区经济交流的空间,并对两国社会看待彼此合作的心理产生微妙影响。

博弈中的各方目标各异

委内瑞拉今年的通货膨胀率被一些机构估计将达到100万%,成为人类历史上最严重的通胀之一,经济在这种情况下很难正常运行。国际社会在思考委内瑞拉发生的事情,一些人认为,这是查韦斯时代开启的“21世纪社会主义”所导致的,其实这也是误解。

然而大趋势是,中俄在远东的合作在稳步向前推进,中国已多年保持俄远东地区的第一大贸易伙伴和第一大外资来源国,中国目前已在俄远东落实项目达28个,投资总额约40亿美元。跨黑龙江的公路、铁路大桥,滨海1号、滨海2号国际交通走廊项目都在建设实施中。

叙利亚政府及其盟友俄罗斯、伊朗,以及土耳其、美国等五方是博弈的主角。清剿伊德利卜反对派武装并取得战争总胜利,是叙利亚政府、俄罗斯和伊朗的共同目标,但它们在细节上并非没有分歧。叙政府的目标一以贯之,即清剿各类反对派武装,收复全部领土,拒绝在当前和战后与任何反对派达成政治解决方案。就目前看,叙政府距这一目标越来越近,但仍需面对打赢战争和避免人道灾难的两难局面。

20世纪的历史显示,没有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出现过超级通货膨胀,超级通胀恰恰是一些西方制度元素同一国特殊时期的形势相互作用导致的。比如国内多党竞选体制迫使当局超现实地提高民众福利,反对派发动抵制运动瘫痪国家运行,这些都对经济是致命的。

中国参与俄远东开发的过程,为中俄互信增添了新的内涵和维度,使之从国家协议层面更多落实到了地方和基层的实践中。2018和2019年是中俄地方合作交流年,两国找准了夯实合作的方向,并且取得了现实成果。

俄罗斯希望尽快结束叙利亚战事,以从中抽身,同时又想降低战争烈度和成本。俄罗斯的考量还包括将叙利亚政治解决进程与俄美、俄欧关系捆绑,增加与美欧就乌克兰等问题谈判并摆脱制裁的筹码。虽然俄罗斯在叙利亚问题上赢得了战略主动,但如何全身而退仍是不小的挑战。因此,俄罗斯主张区分伊德利卜各类反对派武装的不同性质,主张歼灭沙姆解放组织为代表的极端组织,招安国民解放阵线等温和反对派武装,这与叙政府立场不尽一致。

委内瑞拉遭遇了美国和西方一些国家的严厉制裁,还受到军事干预的威胁,外部干涉通过委国内政治机制轻而易举地渗透进来,这一切加剧了委政治和经济动荡。委内瑞拉的故事从某种意义上说反映了发展中国家民众对平等公正的渴望,以及这种诉求在西式体制下实现的艰难,还有它在美国地缘霸权阴影下的雪上加霜。

中俄两国的民间互视越来越友好,这一积极趋势也是在西方舆论挑拨中俄关系的狂轰乱炸中实现的,它克服了西方舆论对两国舆论场的渗透,成为中俄彼此舆论场的主旋律。由于西方舆论机构很强大,对中俄社会的影响也颇深,上述局面的形成尤为难能可贵。

伊朗的关注点在于如何顶住来自美国、以色列等方面的压力,长期在叙保持军事存在,防止在战争收官阶段前功尽弃。因此,继续支持叙政府,加入收复伊德利卜的战役,有利于其达成战略目标。

委内瑞拉经济过于单一,国家财政严重依赖石油,这也是委内瑞拉政治及经济脆弱的重要原因。而在委左右势力缠斗的政治体制下,经济转型成功又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尽管有万般困难,国际社会注意到,委政府开始尝试走多元化经济之路。

鉴于中俄都是大国,两国围绕各自核心利益的相互支持、配合极具力量,双方就一个国际事务采取一致立场,也将产生重大影响。这是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核心意义,不仅对两国重要,也对全球范围内的战略平衡具有关键作用。我们高兴地看到,关于这一点,中俄两国政府和社会都保持了高度的清醒。

作为唯一与伊德利卜省接壤的国家,当地局势对土耳其的考验最为严峻。土耳其现已收容300余万叙难民,决战导致新一轮难民潮将使其不堪重负。除了难民问题的考量,作为阿斯塔纳协议伊德利卜冲突降级区的担保国,土耳其希望伊德利卜维持现状,以便保持其对伊德利卜和整个叙局势的影响力。

应该指出,委内瑞拉形势发展到今天的地步,与得到美国支持的反对派的所作所为不是没有关系。反对派热衷于搞“街头政治”,对国家的政治稳定构成了威胁。委很希望学习中国的经验,事实上很多发展中国家都很羡慕中国的政治稳定和经济上的不断繁荣。然而中国的经验又不是那么容易被复制的,中国的成功对应了自己的独特基因。其实这就像一些第三世界国家抄袭西式政治制度炒成了夹生饭一样,每个国家注定要摸索一条适合自己的发展道路。

因此,土耳其的做法与其他国家明显不同。它曾设法瓦解沙姆解放组织,使进攻伊德利卜的军事行动失去理由,但这一努力未获成功。土长期支持伊德利卜温和反对派武装,出于改善与美国和欧盟关系的考虑,下一步可能支持国民解放阵线与沙姆解放组织作战,以反恐名义继续保持主动权。9月7日,在德黑兰举行的俄罗斯、土耳其和伊朗三方峰会未能就伊德利卜解决方案达成协议,说明三方对战事前景的看法分歧较大。

马杜罗此次访华,会带来西方媒体的诸多联想。但它们还是现实些吧。中委两国的此次接触一定是现实主义的,西媒就别帮我们设计浪漫主义的曲目了。

虽然美国自知在叙利亚问题上大势已去,但仍不甘心完全失去落脚点和发言权。美国希望通过伊德利卜战役打击沙姆解放组织等恐怖势力,但不希望叙战事迅速结束,让叙政府、俄罗斯和伊朗一方赢得决定性胜利。战事拖下去,美国便不会完全失去干涉叙内政的理由,与俄罗斯的讨价还价还可继续,联手以色列在叙排挤伊朗势力仍有空间。

因此,美国在行动上显得患得患失。一方面,美国表示不反对在伊德利卜的有限军事行动,并对极端组织头目发动了无人机袭击;另一方面又打人道主义牌,企图以此阻止叙政府的军事行动。前几天美国故伎重演,继续罗织罪名,称叙政府军正酝酿对伊德利卜发动“化武袭击”。关于从叙撤军问题,美国先表示即将撤军,未几又改口将长期驻军。短短几天内出尔反尔,显示其矛盾心态。显然,伊德利卜局势拖下去,美军便可以反恐之名,在叙利亚驻下去。

伊德利卜战事不是终点

虽然俄土同意设缓冲区暂时缓解了伊德利卜局势,但彻底和平解决并不容易,因为相关各方很难放弃自己的战略目标。

即便如此,有关各方仍需寻求代价最小的解决方案,毕竟其中尚有两个最大公约数:反恐和保护平民。同时,各方也应认识到,伊德利卜战事绝非叙利亚问题的终点。叙利亚政治重建、经济恢复和民族构建,仍需一个全面政治解决方案。☆

本文由美高梅手机版游戏发布于战术合作,转载请注明出处:发展与委内瑞拉关系在美国后院搞地缘政治,伊

相关阅读